卖家内参公益课之二:为家人留几十万——生前预嘱让家人不受煎熬

2018年4月9日23:37:37 发表评论 830 views

欢迎你来到杨泽业博客,这里是杨泽业博客为你奉上的卖家内参公益课程之二:《为家人留几十万:生前预嘱让家人不受煎熬》原文由卖家内参创始人李大庆总裁创作而成,今天我就借花献佛,分享这个高价值的公益课程。

 

卖家内参共有三节公益课,分别是:

 

为家人省几十万:世界第二有效的戒烟方法

为家人留几十万:生前预嘱让家人不受煎熬

为家人赚几百万:一个字里隐藏的赚钱真经

用三个字就可以概括:【省】【免】【赚】

 

上节课内容是关于戒烟的主题,并且提供给你一份《零戒烟方案》电子报告

 

如果你真的看明白了《零戒烟方案》的内容,有两个可能:

 

一是你能够自觉自愿的戒烟,能剩下吸烟花费的一部分钱,能最大限度避免因吸烟引发的各种疾病,能够为家人省下数十万元

 

二是你即使选择不戒烟,也不会再纠结,如果配合维生素C的食用,可以延缓你因吸烟而导致的各种疾病,同样能够为家人省下几十万元

生前预嘱

生前预嘱

李大庆把“戒烟健身”作为自己终身推广的目标,同时,也是“生前预嘱”志愿推广者。

 

如果你能够用平和,开放的心态了解今天分享的生前预嘱与尊严死的内容,你可以为家人留下至少几十万元,免去自己和家人遭受痛苦的煎熬

 

省下的几十万元就是留给家人的几十万元,否则就是一个债务深洞,让家人精神上,经济上十几年都缓不过来

 

因为我的亲人经历过,并且李大庆本人已经填写生前预嘱,将来也会选择有尊严的死去,死亡并不是一个避讳的话题。

 

我的父亲和舅舅先后离世,他们都是吸烟者,在最后的时光没有采取过度治疗,安详的离去,实现了保留尊严的意愿。

 

2005年我父亲在秦皇岛人民医院被诊断出肺癌晚期,先后在北京二家医院医治。在北京武警总院下达病危通知,只剩下一星期时间,后来在北京天坛医院接受氩气刀手术以后,身体恢复的很好,还能和家人一起去郊游,钓鱼。

 

到2006年身体再度恶化,父亲不再配合手术,一直在家里卧床,直到最后安静的离开。

 

尊严死?当时肯定不知道这个说法。只是在无意当中选择这么做,这也是父亲的意愿,并且按照父亲的意愿把骨灰撒到大海里。

 

在2011年底我已经接触和了解到尊严死这个概念,2013年5月末我舅舅诊断出肺癌晚期的时候,也是遵照我舅舅的意愿,没有进行过度治疗和抢救。

 

两次亲人过世,最后时刻都没有采用过度治疗和抢救措施,我的所作所为也遭到一些亲友的非议,认为我大逆不道,对于他们的指责、非议我能理解,但我不接受。

 

我理解的孝顺是在老人生前的时光要去做的,而不是在生命最后抢救时刻来体现。

 

如果你看过电视剧《天道》,在第三集时主角丁元英要给自己的父亲拔管子,直接让父亲保留尊严的死去,引起家人的严重抗议和斥责,对此,丁元英没有做解释,解释也没有用。

 

真正让周围亲友们都能接受尊严死的观念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我也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人了解生前预嘱和尊严死的概念和含义。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可以等,唯有孝顺不能等,只有在父母身体还健康的时光来体现关怀才是真正的孝顺,否则会空留“子欲孝而亲不在”的遗憾。

 

生前预嘱与尊严死的缘起

1982年11月,邓颖超在未公开的补充遗嘱中写道:“在我患病急救时,万勿采取抢救,免延长病患的痛苦,以及有关党组织、医疗人员和有关同志的负担。”

 

邓颖超生命最后一年,她对守在身边的工作人员叮嘱:“我这么难受,还拖累了你们这么多人,以后再也不要抢救了。”她表示,自己手术时已经不省人事,否则,不会同意动手术。

 

但在这一年,邓颖超历经多次被抢救。1992年7月11日清晨,87岁的邓颖超逝世。最终,她也未能实现“万勿抢救”的这条遗嘱。

 

在邓颖超离去的十多年后,她没能做成的事情,有人扛了起来。

 

2006年,包括陈毅元帅的儿子陈小鲁、开国元老罗瑞卿大将的女儿罗点点等人在内,一批由政府工作人员、医学界和学术界人士组成的倡议者们创办了“选择与尊严”公益网站。

 

曾经做过医生的罗点点,在临床过程中,看到各种各样的临终前的病人生活没有质量,被各种急救技术勉强维持着生命,病人的死亡时间往往是机器停止的时间。

 

罗点点意识到,过分人为地要挽留和延长本应逝去的生命,会给患者带来极大的痛苦,甚至于丧失最后的尊严。

 

罗点点希望通过“生前预嘱”来实现个人对死亡方式的选择,以期“患者在生命的尽头保持尊严”。

 

自2011年6月起,公民可以登录“选择与尊严”网站,http://www.xzyzy.com/

 

自愿填写“生前预嘱”,并随时修改或者撤销

 

《选择与尊严》网站的目的是:

 

1、使更多人知道什么是“尊严死”,以及如何通过 建立“生前预嘱”,按照个人意愿实现这个愿望

2、使更多人知道在生命尽头选择不使用生命支持系 统以保持尊严是一种权利,需要被认识和维护。

3、通过推广使用“生前预嘱”,使遵从个人意愿的 “尊严死”

 

一个走到生命尽头的人,不能安详离去,反而要忍受气管插管、心脏电击以及心内注射等等惊心动魄的急救措施

 

即使急救成功,往往也不能真正摆脱死亡,而很可能只是依赖生命支持系统维持毫无质量的植物状态……

 

在许多国家和地区,人们正在寻找保持临终尊严的办法,而“生前预嘱”正是帮助人们实现这种愿望。

罗点点介绍,“生前预嘱”就是年满18周岁的成人均可填写的一份文件,也就是人们事先在健康或意识清楚时签署的说明,即在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或临终时要或不要哪种医疗护理的指示文件。
他们一直致力于推行“生前预嘱”,建议成年人在疾病和生命的终末期,选择不使用徒然延长死亡过程的生命支持系统,如人工呼吸器心脏复苏术等。

 

“生前预嘱”总的嘱咐原则界定了其使用的范围:

 

“如果自己因病或因伤导致身体处于‘不可逆转的昏迷状态’、‘持续植物状态’或‘生命末期’,不管是用何种医疗措施,死亡来临时间都不会超过6个月,而所有的生命支持治疗的作用只是在延长几天寿命而存活毫无质量时,希望停止救治。”

 

罗点点说,它能帮助家人了解病人本身无法表达的想法,也可以随时更改或终止。

 

李大庆建议所有吸烟者以及亲属都需要熟悉和了解这个网站所推广的生前预嘱和尊严死理念。

 

在人的一生中,80%的医疗费用都消耗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而这个时期的医疗费用相当高,是对医疗资源的浪费,更是对生命尊严的不尊重。

 

面对一个病情危重、完全不可逆转的、身上插满各种管子维持着生命的患者,管子应不应该拔?

这个问题常常会使医生和病人家属陷入两难境地。吸烟史超过二十年以上的人更需要认清楚这个现实。

李大庆作为志愿者,希望能够和更多的人一同探讨“选择与尊严”,让人们开始正视“我的死亡”。

 

特别是吸烟者能够熟悉和接受尊严死的理念,将会是对自己和家人的一种责任。

 

让尊严死成为一种能让更多人接受的观念,是需要多少年的努力才能成功的。

 

“生前预嘱”的发源地是美国。1976年8月,美国加州首先通过了“自然死亡法案”,允许患者依

 

照自己的意愿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而自然死亡。此后,美国各州相继制定此种法律。

 

20年间,“生前预嘱”和“自然死亡法”扩展到几乎全美及加拿大。即使在相对保守的亚洲地区,这种法律精神也日益深入人心。

 

然而在中国,死亡仍是绝大部分人不愿提及的话题。这使得“生前预嘱”在中国的推广显得比较遥远。

 

“病人在生命尽头不能安详离开,而要随时忍受心脏按摩、气管插管、心脏电击以及心内注射等惊心动魄的急救措施。浑身插满了各种管,人工维持着各种指标的稳定,病人在严重地消耗着、萎缩着……这哪里还有半点尊严可言!

 

其实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医生的自我保护意识,老人说不抢救,他死了,子女找医生打官司。因此,他认为,现在,主要是医生尊重家属的意愿远远重于尊重病人的意愿。
很多被采访者表示自己能够接受“尊严死”,但是涉及家属,绝大多数人表示不愿接受。

 

生前预嘱,其实就是一个文本文件,来告诉你的家人和医生,你在疾病和生命的终末期,选择不使用徒然延长死亡过程的生命支持系统,如人工呼吸器、心脏电击、气管切开等措施来延缓死亡,而是要平静、自然、有尊严地走向生命的终点。

 

是病人在意识清楚或健康时,以决定文件的形式签下的,是主动的、自愿的。

 

一个人健康的一生,可以用四句话来概括,那就是:

 

生得好,活得长,病得晚,死得快。

 

对于死亡,我们应该有乐观的态度,减少痛苦,又降低对家庭和社会的负担,一个人的生命就活得非常精彩了。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四部曲,大多数老年人死于不能治愈的慢性疾病的终末期(如癌症、肝硬化、心脑血管病、慢性阻塞型肺病等),特别是有几十年吸烟史的人,在生命最后阶段都会遭遇各种目前不可治愈的绝症。

 

当死亡不可避免地降临时,多数人都希望有尊严地离开人世,而不是像一个没有意识的、被维修的机器一般,浑身带着各种管路,在医院里痛苦地耗尽生命。

 

尊严死与安乐死的区别

尊严死不是安乐死,不以任何主动的方式结束他人生命。“尊严死”并不提前结束自然人的生命,而是在尊重个人意愿的前提下,不延长自然的生命。病人也可以选择用各种医疗手段延长生命,重点是出于个人意愿。

 

安乐死与尊严死的区别在于,安乐死是医生协助下的自杀,比如,给予注射药物或口服药,提前结束自然人的生命。目的是为了结束进入临终状态患者的痛苦。

 

而安乐死并非“选择与尊严”网的提倡。安乐死在中国被法律明令禁止。

 

而尊严死是一种自然死亡状态,是指对没有任何恢复希望的临终患者或植物人停止使用呼吸机和心肺复苏术等治疗手段。
尊严死目的是减轻肉体痛苦使其处于安详状态的一种“等死”,尊严死是消极的、被动的,是医疗措施的不作为。

 

人生在世,因为追求幸福快乐,所以绝大多数人希望活着,希望寿终正寝,只有极少数人选择厌世自杀。

 

但是,如果人在病榻抗拒不了死亡、又忍受不了痛苦,是不是可以选择离世的方式呢?

 

从现实来看,答案是否定的。最近报载武汉老汉送患癌症老伴沉江获刑,让人觉得法不容情。

 

珠海一名身患绝症不堪折磨的患者为逃避痛苦从医院住院部9楼阳台跳下身亡。以跳楼方式终结自己的生命,死得何其残忍,又何等没有尊严!

 

一位60多岁的农村老人患上癌症,家属为了挽救老人的生命,花费很大的金钱和精力来给老人治疗,但是频繁的化疗和放疗让老人痛苦不堪,老人数次要求放弃治疗。但为了让老人多活几天,家属还是要求继续给老人治疗,最终的结果是,老人上吊自杀。

 

对于那些身患绝症、濒临死亡的病人,“生”已不再是幸福,而是巨大的痛苦和耗财,允许他们自主选择宁静、有尊严的“死”,这不仅是对公民生命权的尊重,也无损公序良俗,更不具有刑事上的社会危害性。

 

事实上,在“选择与尊严”网站上,就明确了一件“要做的事”是:“通过推广使用‘生前预嘱’,使遵从个人意愿的‘尊严死’在中国法律环境下变成事实。”

 

在北京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医管局主席胡定旭在提案呼吁“尊严死”,同时称:人一生80%的医疗费用都用在了最后的抢救中,在香港甚至高达90%。

 

中国尊严死第一例

 

2012年2月2日,张爱萍将军的夫人李又兰在家人和301医院的帮助下,实现了“尊严死”。

 

她被一些人认为是使用“生前预嘱”的第一人。

 

李又兰曾在临终之前写下一份“生前预嘱”夹在日记本里,内容大致是:在我头脑清晰时,写下此“生前预嘱”。今后如当我病情危及生命时,千万不要用生命支持疗法抢救,如插各种管子等,必要时可给予安眠、止痛。让我安详、自然、无痛苦地走完人生的旅程。

 

在李又兰进入弥留之时,家人、医生果然谨遵其嘱。李又兰在病重昏迷了半日后逝去。

 

将军的夫人不缺乏任何医疗抢救资源,仍然会选择有尊严的离去。

 

作为普通人的医疗保障情况更没有过多选择。绝症来袭,家属迫于经济压力、家庭压力和社会压力,会在治疗和不再治疗,处在亲人的生死抉择的煎熬之中。

 

这样的“生死抉择”每天都在发生。这种情况非常普遍,放弃治疗绝大多数是由于实在无力承担费用,否则,家人就会拖下去,其实不少病人已经没有任何醒来的可能,有的甚至已脑死亡,但是还可以依靠呼吸机,一天要花费数千元。

 

病人在意识清醒时表示不接受生命支持系统的治疗,可能是想给自己留下生命的尊严,也可能是不想给家庭造成负担,更有可能他已经改变主意,却无法表达。如果病人之前表达过自然死亡的意愿,就能给家人的决定找到依据。

 

从某种程度上说,无奈之下放弃治疗也是一种孝心的表达。

 

重症室是吞钱机器

 

重症室是吞钱机器,也是医院的盈利重头,一天要花费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
晚期肿瘤患者一面看着自己浑身插满管子,瘦骨嶙峋、脱发、无力、痛苦不堪,一面看着家属为了给自己治病花光积蓄、劳累奔波,内心经受着双重的煎熬。

 

而对于家属来说,不管是选择继续还是选择放弃,都是一个让人揪心的事情。选择继续治疗,病人可能会再多生存一段时间,但各种治疗手段可能会增添病人的痛苦。

 

选择尊严死,病人或许会少一些痛苦,但家属心中难免留下遗憾。

 

一位76岁的男患者因反复喘憋、肺部感染20年曾多次住院,被诊断为慢性阻塞性肺病,双肺多发巨大肺泡。此前,患者曾表示拒绝气管插管、气管切开和呼吸机辅助呼吸等有创抢救。

 

2009年3月,他再次因慢性阻塞性肺病急性加重被送到医院。当时患者意识模糊,家人要求积极抢救,予以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治疗,两周后行气管切开。

 

在ICU住院期间,医生曾多次尝试给患者脱机,均未成功。因长期卧床,患者陆续出现胆汁淤积性胆囊炎、应激性溃疡、心绞痛、脓毒血症等严重并发症。

 

在住院的两年多时间里,患者完全靠呼吸机辅助呼吸,曾插经皮经肝胆道引流管、经周围静脉中心静脉置管,一直带有鼻饲管和导尿管。

 

比这种肉体上的折磨更令人痛苦的是,患者神志清楚,睡眠差,烦躁不安。他反复向子女们抱怨活着之苦,医生听到他哀求着说:“你们为什么不听我的话?我不想这么痛苦地活着!”

 

然而,家属也是有苦难言,他们耗费了大量人力和财力,疲惫不堪,到头来还要后悔当初的决定。但是,“既然亲人还活着,现在就只能这样维持”。

 

有些确实已经判定为脑死亡,但家属出于情感或孝心不愿放弃治疗。重症监护室动用了心脏起搏器、气管切开、呼吸机、血滤以及众多药物支持。

 

单位、家属日夜坚守,吃住在病房走廊,耗资几百万元。

 

最要命的还不止于此,有的病人在生命尽头不能安详离开,身上插满了各样的管子。中风的老人甚至于被剃光头发,做开颅手术,全身赤裸只盖著被单、裹着成人尿布。他们面色铁青、毫无生气、面庞浮肿、口角生疮……这哪里还有半点尊严可言!

 

对疾病本身没有任何意义的无谓救治,在给病人造成巨大痛苦的同时,也给家属及社会造成了每年约10万—20万的高额医药费。

 

一个癌症病人从确诊到死亡,平均每年花费均在15万元以上,临终生命支持抢救费用一周在5万元以上的很普遍。

 

如果是突发意外的生命抢救,基本以小时计费,一律是以千元为计算单位。

 

现在在ICU里面住一天,没有特殊的治疗,就是维持病人的人工血压,就是机器在那里维持病人的心率、维持病人的呼吸、维持病人的血压。

 

然后有很多医生和很多仪器,为了这一个没有质量的生命,每一天的最基本的花费是多少?至少是五六千,一个月的花销就是在十几万!

 

原来只有在大城市里面有ICU病房;只有在三级甲等医院里面有ICU病房;现在二线和三线城市里只要有条件的,大家都一窝蜂地上ICU病房。为什么?

 

巨大的经济利益在里面。ICU病房是非常非常赚钱的地方。

 

一位医生说,晚期肿瘤患者一面看着自己浑身插满管子,瘦骨嶙峋、脱发、无力、痛苦不堪,一面看着家属为了给自己治病花光积蓄、劳累奔波,内心经受着双重的煎熬。

 

因病赤贫或债台高筑最终仍是人财两空的病例比比皆是。

 

有这样一个数据对比:

英国人用1000块钱去健身,100块钱买保健品,10块钱看病,1块钱抢救;

中国人用1块钱去健身,10块钱买保健品,100块钱吃药,1000块钱抢救。

 

虽然上面的数据不是很精准,但也是真实状况的一种写照。

 

多数的国人在生命中的最后一二年,花光一生所有的积蓄,并且痛苦的离开。

 

李大庆曾在周围的吸烟者当中做过口头调查,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考虑过自己如果患重病的安排和处理,只有不到半数的人想象过自己的临终。

 

90%的吸烟者从未曾听说过“生前预嘱”,但有70%的吸烟者表示愿意继续了解“生前预嘱”。

 

一般来说,有两种情形下家属或患者本人会放弃抢救:

一是学医懂医、思想开通、理解抢救实际意义的人;

二是一些家庭困难、无力再承担抢救费用的患者和家属。

 

而对于家属来说,不管是选择继续还是选择放弃,都是一个让人揪心的事情。

选择继续治疗,病人可能会再多生存一段时间,但各种治疗手段可能会增添病人的痛苦。

选择尊严死,病人或许会少一些痛苦,但家属心中难免留下遗憾。

但是如果把选择权交给病人,让病人自己选择离开的方式,家属的心理是不是稍有安慰呢?

 

捅破一层窗户纸

如果尊严死这个概念被家人熟悉并接受,医生也无需再做无谓的努力,病人中放弃治疗的也有,很多是家里经济条件差的,他们得知病情无法治愈后,不愿拖累家庭。

 

再有就是到了治疗末期或者年纪比较大的病人,不愿再忍受治疗中的病痛折磨而做出放弃治疗的选择。

 

如果能够实现,那么医生的处境不会像现在这样尴尬。

 

很多癌症患者在经受了很长时间的病痛后,全家人很可能只是习惯性地坚持着。病人家属不忍放弃,医生也只能提供建议,按照家属的意愿来执行。

 

一位晚期癌症患者的家属在接受采访时就说,如果你放弃对病人的治疗,即使是自己同意的,也往往要背负不小的压力。

 

比如,家庭其他成员或者亲朋好友甚至外人都可能会说你对老人不孝,舍不得花钱等等。

 

如果尊严死这个概念被大家熟悉并接受,那么无疑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家属容易接受,医生也无需再做无谓的努力,进行无效的,过度的治疗。

 

张先生的父亲今年80岁了,确诊为癌症晚期。在得知父亲的病情后,张先生并未将真实情况告诉父亲。“父亲年纪大了,不如在家开开心心地度过最后的时间。”

 

张先生没有让父亲住院进行放疗、化疗等治疗,而是将父亲接到了自己家里生活。父亲病情恶化时,临时送他到医院住上几天,用一些止痛缓解的药物。

 

平日里,一家人热热闹闹的,父亲最后的时光过得很开心。在听说了尊严死的解释后,他举双手赞成。

 

对于尊严死这样的一种方式,尽管从罗点点开始,包括陈毅元帅的儿子陈小鲁等人都在极力提倡,但在现实中并不容易推广,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受传统思想的束缚。

 

一位医生说,长期在医院工作,看到过一个数据,说一个人的医药费用,大约有1/3左右是花在最后和死神搏斗的那个战役上,而毫无例外,我们全部输了。

 

其实在民间,特别是农村,早已出现了身患绝症的人为了减轻病痛和家人负担自己结束生命的事件;还有的医院由患者、家属、医生达成“协议”,对无法救治的病人停止治疗,只不过医嘱里不写、档案里不见罢了。这是规避法理,却又符合情理的无奈之举。

 

既然民间在对待病人离世的方式上有需求,为什么不给予明确规范呢?时代在进步,人的需求也呈多样化发展趋势,应该顺应时变,修订完善现行法规。

 

既要尊重和保护生命,也应尊重和保护生命个体的幸福感觉。

 

当这种过度抢救充满了“工业化味道”,人文关怀已无计可施、爱莫能助的时候,抢救成了“医生对疾病”、“医生对脏器”、“医生对数字”的“医疗折磨”,

 

这种所谓的生命的延伸,对生者是一种精神安慰,对医者是一种僵化抢救,对患者却是一种精神折磨和无限苦痛。这种所谓的“孝道”和过度医疗包含了太多“好心的残忍”和“花钱买苦痛”。

 

听听他们怎么说:

“母亲去年去世时我真正体会到撕心裂肺的滋味,心痛的还有母亲在ICU病房中身上插满了管子……如果可以重来,我会选择让母亲有尊严地死去,而不是备受折磨。”

 

“我父亲与病魔抗争了两年,母亲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癌症的高额花费掏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但我们依然坚持治疗不放弃。人在处于死亡边缘的时候求生欲望更为强烈,很多人选择放弃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他人,所以我不赞成尊严死。”

 

“对于没有生存希望且处于痛苦中的病患,死亡是种解脱。法律应该允许尊严死。”

 

一位老烟民说:“如果患了绝症,我不想拖累儿女,也不要花钱受罪。”

 

一位医生说:“很多人都是在经历了病痛、药物和器械折磨后惨不忍睹地死去。若为病人着想,尊严死的确是个好选择。”

 

李大庆说:“如果铁杆烟民执意选择不戒烟,那么为了自己的尊严和家人的解脱,在健康时选择尊严死和填写生前预嘱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就这一个选择,就可以让你免去很多痛苦,保持尊严,也能为家人留下一笔几十万的费用。

 

面对癌症,大多数患者走着这样一条路:先手术,花掉数万元;然后化疗,花掉数十万元;不行再放疗,再花掉数十万元;接着转战中医治疗,花掉数万元,最终人财两空。

 

亲人离去后,很多人发现,我们对癌症并不了解,对治疗投入了太多情感和期望,反而没来得及让逝者享受最后的亲情。

 

更多关于尊严死的内容,请在卖家内参公众号回复“尊严”两个字,自动回复一本《选择与尊严》电子报告。

 

这本《选择与尊严》电子报告里面介绍关于生前预嘱和尊严死的更多内容:

 

有琼瑶对身后事的公开信,有权威医生关于离世的做法和选择,你会对我今天分享的内容有新的认知,会颠覆以往你的很多观念。

 

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前面两节内容是省钱,而且省的都是将来的钱,下一节的内容是赚钱,是当前如何赚到钱,让你的生活更体面一些。

 

关于赚钱的核心秘密就是一个字,这个秘密和你只隔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你明白这一个字的内涵,就能让你迅速赚到钱,让你的生活不差钱。

 

我们下节课再聚!

相关阅读:

《选择与尊严》在线阅读——卖家内参李大庆公益电子书推荐

  • 泽业营销网官方QQ群
  • 群号:99293363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ID:iyangzeye
  • weinxin

杨泽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